已退澄圈,讨厌麦兜、光母和二桶家的少侠

忍不住了,开个麦

那么多人想被挂,别就在我们这几棵树上吊死吧……

这算什么,旱的旱死涝的涝死,就不能雨露均沾人人有份吗_(:з」∠)_

你爸你妈对愁眠:

除了早上的忘羡姐姐,还有俩自家人也原模原样把名单打出来艾特了一遍。




你们真的知道,这个行为叫作骚扰吗?




人家艾特你就是摆明了要恶心你,打tag就是骚扰粉圈,当事人和看tag被骚扰到的,针对那条lo转发、评论、骂回去、推荐都可以理解,但自己再发条lo把被挂全员艾特一遍的操作我可就理解不了了。




怎么了,别人骚扰不到你,就要自己来?




不是每个人都想陪着个别人的狂欢一起狂欢。




自己开心自己私底下去舞,一定想罗列出来名单就去搞外链,傻逼当众表演一个打人,你觉得好笑,也学着傻逼的样子打人,这算什么?




这还是打人。




无论你打人的目的是什么,观众看得多开心,甚至被打的也觉得无所谓,这就是打人。




别人怎么样我不管,但是我被打,无论被什么样的人打,他用恶心我还是调侃他人为由打我,打得重还是轻,我都不开心。




我应该有权利不开心吧?




好自为之。

评论
热度(31)
  1. justwe讨厌小学鸡和白莲婊你爸你妈对愁眠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那么多人想被挂,别就在我们这几棵树上吊死吧…… 这算什么,旱的旱死涝的涝死,就不能雨露均沾人人有份吗...